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注册
企业增值网 设为首页  
  管理    营销    品牌    案例  |  民营    团队    创业    趋势  |  女性    设备    安防    建材  |  房产    包装    项目    模具  |  教育    财经    资讯    新闻  |
  绩效    策略    人力    培训  |  专家    职场    企业    策略  |  文化    汽车    造纸    仪器  |  环保    印刷    物流    法律  |  云算    新华    军事    国际  |
首 页公司简介功能说明伯乐论坛午间课堂视频集锦大型展览加盟代理关于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位于:首页 案例方法
简单的、复杂的、生态的中国企业创造性

[作者:汪丁丁    点击数:56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长期以来,关于创造性,在西方文化传统和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有十分不同的理解。所以,在评论中国企业的创造性时,我应首先提供适合探讨中西创造性的理解框架。这一框架的核心观念,就是“生态的创造性”。

  生态,源自希腊语词“Οικολογία”。经济,源自希腊语词“Οικονομία”,其实是家政学。经济与生态共享的词根是“Οικο-”,现代译为“环保的”。由此可知,生活与环境的融洽,是生态的或经济的最初涵义。

  诺奖经济学家史密斯获奖演讲的标题,使用了“生态理性”这一短语,试图整合新古典经济学家使用的“建构理性”和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哈耶克使用的“演化理性”。在史密斯获奖之前多年已获诺奖的西蒙教授,毕生致力于人工智能与有限理性的演化学说,他称建构理性为“全局理性”,而称有限理性为“局部理性”。

  布坎南获得诺奖的年份,在史密斯之前,在西蒙之后。他曾撰文评述哈耶克和凯恩斯的弟子沙克尔的激烈主观主义学说,并在文章结尾时指出,新古典经济学的完备理性选择,只是机械的反应式选择。只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主张的演化理性,才意味着创造性选择。

  与上述诸家相类,研究创造性问题的学者,将问题分为三类:

  其一是简单问题(simple problems),例如烤制一块蛋糕;其二是协调问题(complicated problems),例如登月飞船;最后是复杂问题(complex problems),例如养育孩子。这样的问题分类,最初由加拿大的三位“社会创新”研究者提出。

  对现代汉语而言,complicated problems通常译为“复杂的问题”,并且,complex problems通常也译为“复杂的问题”。我多年研读关于复杂现象的学术文献,或多或少理解这两种“复杂”之间的本质差异。所以,我特意将登月飞船工程这样的复杂问题译为“协调问题”。

  当然,这样的翻译严重扭曲了原文,故仅在这篇文章的这一段叙述中,或可接受。更合适的翻译是将前者译为“复合问题”,与“复杂问题”相对而言。可是,这个“杂”字毕竟意味着复合,不适合表达“complexity”。斟酌之后,我认为,复合与复杂,不妨互替使用,必须为“复杂性”另寻汉语表达。

  基于上述诸家学说,我为第二种复杂找到的一个汉语表达是“生态”。

  事实上,复杂性研究始终未能确立关于复杂性这一观念的标准定义。究其缘由,或许因为研究复杂性的学者主要来自四大领域:其一,生物学与生命科学;其二,化学与自组织理论;其三,物理学与动力学非线性理论;其四,协同学与涌现理论。

  在系统论视角下,复杂性是系统的一种性质,具有这一性质的系统,称为复杂系统。凡系统,均由两大集合构成,其一是“元素”的集合A,可以是任何事物或事务;其二是“关系”的集合B,由各元素之间的各种关系构成。

  因此,系统可记为,S=。若没有集合B,那么,集合A就是集合论视角下的任一集合。A的元素也常称为“局部”,相对于S这一“整体”而言。我们常说,整体大于局部之和。其实,这一通俗见解的深入研究就导致了“系统论”。整体大于局部之和,也称为“涌现”(emergence)。

  哈耶克在论及“复杂现象论”那篇长文里,描述了社会经济系统的涌现性质(emergent properties)。这些性质,因为“整体大于局部之和”,不可能被还原为任何局部的性质——生命不能被还原为构成细胞的物理和化学原理,意识不能被还原为细胞,社会不能被还原为个体,诸如此类。

  复杂系统的复杂性,不仅表现为涌现,而且表现为“自组织”(self-organization)——无中心的各局部之间关系形成组织。有组织的行为,一旦涌现,可与其他有组织的行为互动,于是在涌现性质的基础上形成较高层次的系统。复杂性的另一表现形式是,不同层次的行为可能相互影响。例如,我们的头脑决策与我们的肠道菌群之间有互动关系。

  其次,由于上述的自组织与相互作用,复杂系统表现出强烈的“非线性”活动,也是整体大于局部之和的一种表现形式。非线性,典型如“正反馈”,相当于经济学里的收益递增现象即常见的指数型增长,或网络社会现象里的“幂律”,于是导出复杂系统的另一表现形式,“互联性”,从大量简单活动的相互连接,可涌现更复杂的活动。

  在互联网里最著名的是幂律现象,也称为“赢者通吃”。在幂律作用下,出现了不少被称为“独角兽”的企业。

  互联的结构,不仅是企业能否成为独角兽的决定因素,更一般而言,是经济活动能否演化为市场经济的决定因素。最适合市场经济的社会网络,也就是被称为“小世界”的拓扑结构,与另外两类拓扑结构一起,构成社会网络的三分类。

  社会网络的拓扑结构,是微观经济活动的宏观生态。创造性活动,是一种微观经济活动。东方人的创新,与西方人的创新相对而言,更像是生态的而不像是纯粹微观的活动。也就是说,东方人倾向于在演化论视角下从事创新活动。

  例如,中国企业家的创新活动通常必须考虑企业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他们在具体的技术创新之外,还努力使企业嵌入本土社会。三十年前,我在香港研究企业家精神。根据我的概括,西方人的企业家精神有三大要素——敬业、合作、创新,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在三要素之外还倾向于有第四要素——济世。

    关于“济世”,不同的企业家有十分不同的理解。如果政治生态迅速恶化,官商勾结也可能被理解为济世。有鉴于此,与西方管理学院的课程设置有本质差异,我建议中国的管理学院增设基于奈特关于“社会过程”的政治学课程。与其让那些有济世情结的企业家成为官商勾结的牺牲品,不如使他们获得应对中国官僚政治的理论指导。

  当然,奈特的社会过程学说,不仅涉及政治学课程,更要求洞察中国社会历史与文化特质。汇通中西,无从借鉴。故而我开设“新政治经济学”课程,与学生们共同探讨这些主题。

  完全无视社会文化与政治经济生态的技术创新,百年以来,引发了西方思想界日益激烈的批评。梁启超《欧游心影录》最初发表于1920年,流于偏激,主旨是批评西方科学与技术的反人文主义倾向。

  由此亦可理解,既然企业家为成功从事创新活动而必须采取社会演化的“局内人”视角,他们就应努力承担在奈特社会过程中的使命。通俗而言,就是“对社会负责”。

  文中创造性问题的分类可参阅:

  [1] Gianluca Cinquepalmi,2017, 《Business Beyond Design—A New Model to Think Strategically, Foster Creativity and Transform Businesses》,Hong Kong: 1.618 Limited.

  [2] Frances Westley,Brenda Zimmerman,Michael Q. Patton,《Getting to Maybe— How the World is Changed》,Vintage Canada 2007.


 
  • 上一篇: 证据确凿,越是要把工作、生活分开,压力反而越爆棚

  • 下一篇: 下一个10年,对抗不确定,靠这种思维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加盟企业 更多
    欧泰克门窗有限公司
    龙卷风科技有限公司
    武汉群胜科技
    博达自动焊接设备
    技缘智能--有限公司
    鑫民生遮阳帘
    奥邦表面技术....
    深圳秋田科技汉办
    维安宁科技有限公司
    一舟电子科技公司
    加盟企业 更多
    思浪实业有限公司
    深圳中基恒润(LED)
    高特装饰
    恋晴集成吊顶
    康王橱柜集成家居
    丽邦地板
    益骏建材有限公司
    欧雅美橱柜
    响美商贸有限公司
    东方超宇装饰公司
    加盟企业 更多
    华斯瓦德有限公司
    唐城商贸有限公司
    科海消防安全工程
    欧亿橱柜
    名鼎集成组合吊顶
    贵州省九阡九公司
    上海百益橱柜
    武汉国冠九鼎装饰
    瑾良喜慕乐整体家居
    世纪明珠酒店
    联系我们网站留言友情链接与我在线管理 ┊ TOP

    鄂公网安备 42010502001151号

    鄂ICP备11009518号
    联系我们:qyzzw888@163.com
    Copyright(c)2005 企业增值网.AllRights Reserved.